净利下降大股东套现 四方精创玩通证被疑“割韭菜”

净利下降大股东套现 四方精创玩通证被疑“割韭菜”

本报记者/郑瑜/北京报道

在当前数字化转型浪潮之下,金融科技领域公司争相为自己镀上区块链成色。主营为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IT解决方案的四方精创(300468.SZ)也不例外。

日前,四方精创对投资者表示,公司股价低迷受全球经济、行业以及市场等多方面外围因素影响。公司在区块链相关技术领域研发并在区块链溯源、存证、供应链金融、数字货币、跨境清算等领域已有多项应用落地。

然而,拥有区块链热门概念的四方精创近一年来股价始终未见起色。继2020年2月底达到两年内股价高点48.85元/股以来,呈现波动下跌趋势,截至4月20日收盘,股价位19.83元/股。

关于上述四方精创枚举的多个场景中具体指向哪些落地产品,《中国经营报》记者亦向四方精创发去采访函希望了解,不过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应。

在区块链商业化落地仍处于早期背景下,金融IT服务商四方精创究竟有什么具体区块链应用经验可以辅佐主业?

区块链科技公司经营购物返利

在四方精创近期向特定对象发行的股票募集资金说明书中,多次强调公司在新技术方面,持续多年在区块链等方面研发投入,并且已经成功将区块链相关技术推广应用于各个领域。

但当投资者追问公司在区块链跨境清算领域的具体落地情况时,四方精创却始终未回复。

梳理四方精创最近三年财报不难发现,四方精创全资子公司深圳前海乐寻坊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寻坊区块链”)是其区块链技术探索创新业务模式的主要载体。

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四方精创表示成立全资子公司乐寻坊区块链。在2020年上半年度报告描述核心竞争力,即“面向未来银行的技术能力”时,四方精创表示,在“区块链+通证经济”融合创新应用能力中,公司在数字货币、应用型通证等加密资产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研发与运营经验。

一方面是对区块链技术产品落地辅助未来银行业务的展望,而另一方面,记者发现四方精创多年布局的区块链科技公司却在推广购物返利、点外卖返现金到支付宝的新功能。

“‘公众联盟链+数字货币’的试验场‘乐寻坊’出新功能了,购物返利,点外卖返现金到支付宝,后续推广提成。”四方精创某中层介绍道。

据了解,在2020年上半年度报告中所提及的数字货币并非央行数字货币,而是乐寻坊提供的蜂金奖励。

蜂金奖励是一种什么形式的奖励?根据介绍,用户将外部电商账户信息授权给乐寻坊,接着将外部电商平台的商品分享链接复制进乐寻坊进行搜索,最后用户通过乐寻坊链接至外部电商平台,成功下单即可获得蜂金。

根据乐寻坊白皮书,蜂金是乐寻坊区块链上的积分,与人民币保持1∶1的永久稳定兑换比率。

四方精创在区块链技术公司下平台开放上述功能的考虑是什么?用号称区块链积分的蜂金布局购物返现有何意义?截至发稿,四方精创并未回复记者。

在长期研究区块链积分人士看来,企业发行区块链积分无异于是在“革自己的命”。“积分属于发行企业的营销成本,企业需要准备相应的资金、商品或者服务以供用户兑换,而积分常常会遇到的问题是企业后期抵赖,设置门槛阻扰用户兑换或者清零用户积分,导致积分的价值远远低于企业最初宣传时所声称的价值。区块链技术诞生以后,各界看到了其中的机会,认为区块链技术可以解决企业抵赖问题,将积分的所有权真正从企业身上剥离至用户手中。但积分始终仍是一个中心化的企业通过积分回馈挽留客户的工具,区块链使得积分不可篡改、公开透明以及使得积分可以跨发行企业进行流通一定程度上是违背了中心化企业发行积分的初衷,发行企业通过区块链改革积分的动力缺失。”

发行通证或存政策风险

事实上除了蜂金,乐寻坊还发行有通证(Token)——蜂币。

用户通过完成每日签到等任务获得蜂币。

“要判定是否应用到了区块链技术,首先要了解其基于哪一个区块链。”有区块链法律人士告诉记者。

记者以用户身份从乐寻坊内部了解到,蜂币是基于金链盟发行的通证。而在四方精创募集说明书的募投项目技术路线中,也提到了支持包括FISCO BCOS【金链盟,即金融区块链合作联盟(深圳)】在内的区块链底层平台。

为进一步核实蜂币是否是基于金链盟发行的币,记者向深圳市金融区块链发展促进会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银行曾牵头多部委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有研究数字经济学者认为,互联网积分奖励用户的行为已经存在多年,十分成熟。区块链通证与互联网积分的主要区别在于,通证存在稀缺性发行数量有限,而传统的互联网积分并无上限。不过通证发行因为存在募资红线在国内尚未受到法律许可。

世界经合组织区块链政策专家委员会委员王娟表示,目前在国内发行应用型权益通证仍然是一个较为敏感的问题。因为通证究其本质,仍然会对应某种金融属性,类似于股票权益。通证应用前景与监管政策变化呈现强关联性。在一些产业化的场景中是否能够发行通证,由谁主导都有待商榷。“然而现阶段,谁又敢保证企业发行的通证不是ICO(即Token代币发行募资行为),不是在收割投资者?”王娟反问道。

在乐寻坊白皮书中,记者看到,其设置有用户激励通证池、联盟激励通证池、股权配送通证池。并承诺其总量恒定,永不增发。

关于股权配送通证,根据乐寻坊介绍,乐寻坊股东将会根据各自持有的股权比例自动获赠股权通证池内的蜂币。并且乐寻坊会在蜂金扣除平台营运成本后,将蜂金收益按用户持有蜂币通证比例分配给蜂币持有证。“犹豫乐寻坊股东实际上也持有蜂币,因此可以将其收到的蜂金收益是作为以企业利润形式分配给股东。”

在四方精创乐寻坊官方群中,记者已经看到有用户在发布蜂币买卖信息。还有用户因近期蜂币投注活动机制修改,即参与投注的蜂币不再返还,由平台销毁处理,而质疑乐寻坊是否有“割韭菜”之嫌。

可以看到的是,四方精创2020年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根据其近期发布的2020年年度报告显示,2020年营业收入为5.74亿元,同比增长9.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为6596.34元,同比下降25.41%。

2021年4月13日四方精创披露《关于股东减持计划期满暨实施情况的公告》显示,公司股东益威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在2020年11月4日、5日减持公司股份占当时公司总股本比例1%。两次减持均价分别为25.612元/股、25.143元/股。

此前,四方精创第一大股东益群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在2019年12月17日、2020年5月28日、29日以及6月1日合计减持股份占当时公司总股本比例达到2%,减持均价分别为40.273元/股、31.841元/股、31.397元/股、32.153元/股。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